圣良新闻网>科技>88彩票收藏网_西藏印象纳木措

88彩票收藏网_西藏印象纳木措-圣良新闻网

2020-01-10 12:04:13 阅读:867

88彩票收藏网_西藏印象纳木措

88彩票收藏网,拉萨,清晨七点。我站在阳台上,对面街道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,有些局促。想到sting的《every breath u take》没有原因。

楼下的藏族大妈也起来烧开水了,伸着懒腰时看见了我,我对她微笑着举起手中的牙刷轻轻挥了挥,突然发现胳膊有点酸,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晚上都没休息好。虽说自己的高原反应不太严重,可经常睡着睡着就醒来,剩下的夜晚只能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,或索性掀开窗帘,在窗台前仰望屋外朗朗星空,与曾经见到的那么不同,底色是彻底的漆黑与磅礴,意识到距离居住的城市千里以外。万籁俱寂,也许只想听听时间流逝的声音。

八点,云雾漂泊在天际,大昭寺前的广场上,一些做生意的康巴人开始张罗着往自己的铺子上摆放东西,小四和我以及广西的小杨、广东的小黄(两个人)准时汇合。这时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,原本打算带我们去纳木措的司机伦珠师傅,因为他的那辆丰田4500出了故障去不成了,只好临时改乘他朋友达娃师傅的丰田62,额,一辆满目疮痍的越野车。上车前我偷偷在胸前画了好几个十字,后来一路上也是有惊无险。车子开离拉萨只花了十几分钟,道路两边景色如画,迅速在眼前不断延展,我们只顾贪婪地捕捉流动的光影,依然应接不暇。

行驶了约三个小时,在中午之前到了当雄,这段路途基本上可说是一马平川,也没有消耗多少气力。吃饭时小黄宣称下面的60公里将是对每个人臂力严峻的考验,因为接下来的行程基本上全是石头路与爬坡,他不知道我这个初来乍到的能否吃得消,不过看着我精力旺盛的快溢出来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,可怜小四这家伙被昨晚‘可爱’的一小盘藏餐放倒了,一个人虚弱地窝在满是汽油味的车里面,我想出来旅游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了吧。

吃完饭后,我又拎着相机在门口闲逛,目标锁定坐在台阶上两个手持转经轮的藏族女子,可能是自己的取景姿势太蹩脚了,让她们觉得十分好笑与不解,这时司机满足地抹抹嘴角的酥油茶,大声招呼我们上车,继续向纳木措进发。

车子在快到海拔五千多米的纳根山口时抛锚了,我一个人下车左顾右盼。身边的风把衣角吹得嗡嗡作响,达娃师傅手上的功夫还算娴熟,十来分钟就把问题解决了,继续行驶了没多久,达娃师傅指了指前面山下的一弯蓝色,对我们说‘纳木措~~’

众人一阵惊呼后,纷纷窜下车来拿起相机尽其可能的扼杀手中的菲林,突然感觉眼前这个海拔4718米,面积1920平方公里,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纳木措多少有些不真实,念青唐古拉山的脚下,草原与天空之间,静静的蓝色在地平线上缓缓流淌着祥和宁静。

本该会在一阵强烈的心灵震颤之后,迫不及待地扑到它身畔。可这样一个近在眼前的纳木措,在崎岖的平原上行驶三十多公里后,才真正来到了它的面前。

湖面宽阔辽远像一片海域,近处湖水闪耀着幽蓝的光,一浪接着一浪地卷向岸边。离岸不远的地方屹立着两块酷似佛掌的巨石,这就是传说中的‘合掌石’,在一片蓝色湖水的掩映下显得有些孤寂苍凉。

今年是羊年,按照西藏传统的习俗,是要沿着纳木措顺时针转上一圈,即羊年大朝圣。在湖边有着数不清的玛坭堆,堆放着转湖的人们数不清的祈愿,湖边的礁石上也刻着“嗡呗呢咪嘛哞”的六字真言。

我们把车子停在了扎西半岛,找了一个藏族人开的旅店住了下来,休息了一个多小时,瞅着屋外的光线不再那么刺眼,扛着好几个相机走出去,迎着湖面刮来阵阵寒风,呼吸变得简单,心中没了忧郁,没了伤感,也没了浮躁,透明得象空气,鲜亮地跳荡在阳光之下,眼前的一切恍如前尘往事,冥冥已经注定。

纳木措是不需要语言的,它在远离人群的地方,是天涯洁净处,是天的尽头。坐在湖边,就这样感受着自己的感受。

虽然湖边风疾浪涌,毕竟还是有些人影晃动,走近才发现是在吉日旅馆告示栏旁有过一面之缘的驴友,聊了一会知道他们来自广州,从川藏线自驾车而来,一路上非常顺利,同时也有幸一睹我们未曾见识到的沿途景观,路上这几天的艰苦条件相较之下便显得微不足道了。他们也是今天到达那木措,预备用两三天的时间来细细品位,和我一样刚到就迫不及待的出来感受一番,只是轻装上阵,逍遥惬意,不若我这般大包小包苦行僧似的。

与他们作别后继续向前面的一个玛尼堆走去,腿脚开始有些乏力,只好走走停停,一坐下来便得大口大口喘息。下午四点的阳光开始变得刺眼,湖面的阵阵反光搞的我有些目眩神迷,起身往远离湖水的地方走去,准备慢慢绕到玛尼堆旁。这样短短的一里路换作在平日,不过喝口水的时间,从未想到竟会如此艰难。

不一会儿听到背后有些脚步声,转身看去是那些转山的藏民,步伐之矫健令我望而兴叹,一边垂涎不已,反正也走不动了,找了块石头权当沙发倚靠上去,把声音控制在他们恰能听见的范围,喊了句自认还算标准的‘扎西德勒’居然从那群藏民中传来一声‘hello’,这让我觉得相当有趣,于是咧着嘴大笑起来,这些那些声音混在一起,在临近黄昏的纳木措上空弥散开。

夕阳时分终于挪到那个玛尼堆旁边,这时的纳木措云霞似锦,变幻旖旎,灿烂辉煌铺泻了整个天空。本来已经超速的心跳,此刻险些升级为置身震撼之中的窒息──让人甘愿屏息的惊艳,我试着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,经过身边的风吹得那些五彩经幡 ‘哗’‘哗’作响,让那些如画的鲜艳刹那生动跃舞起来,受到神示般持久不息。

相机紧握手中,却迟迟无法按下快门,明知道这样的时刻与图景再也无从捕捉无处落笔,睁大眼睛凝望,宁愿让它永远停留在记忆深处。

太阳很快沉没湖中,世界随着暗了下来,这时我只能打着手电跟着那些转山的藏民后面向住所前行。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了,推开住所的门,杨男和小黄他们都在张罗着晚餐了,小四的状态似乎还是不好,裹在那个黄色的睡袋里,只露出两个眼睛,瞅见我回来了忙问我去了哪里,原来我出去的这整整六个小时,大家都很担心生怕我只身一人会有意外,在五六点的时候,达娃师傅他们还开着车一路沿着湖找过我,我赶紧抱歉地将自己的行程从头道来。

一切就绪,当大家笑呵呵的围坐一起开始享用从拉萨带来的食物时,杨男从门口跑过来招呼大家去房东家里,房东也是达娃师傅在拉萨时认识的朋友,去年来到扎西半岛上开旅店,为人相当好客,把我们领进屋子里,拿出准备好的几桶刚刚打出来的酥油茶款待我们,我们也礼节性的回赠给他的几个孩子一些糖果和巧克力,因为语言上不太好沟通,我们把茶水喝完就回到自己的住所里,其实自己早已累得不想动弹,趴在睡袋里,脑袋有节奏的嗡嗡作响,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,也什么都不愿意去想。

耳畔隐约传来杨男的咳嗽声,小四急促的呼吸声,就这样半睡半醒中迎来了纳木措的清晨,还是身体硬朗的小黄最先爬起来叫醒了大家,大伙伸着造型各异的懒腰陆陆续续走出屋子。正对面的就是念青唐古拉山,山脚下是辽阔的纳木措,就像西藏古老的神话中所说的,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措不仅是神山神湖,而且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情人。旁边的小四总算恢复了常态,指着一块空地让我站过去,拍完后诡异的笑了笑对我说,这下你站在山和湖的中间,成为人家第三者的证据就在我手上了,我无奈的笑笑,说道:无所谓了,等回到南京有机会你就寄给他们俩看看吧。大约在西藏每天的好心情都是从笑声开始的。

回到扎西半岛的住所,整理好物品,还有幸尝了尝小黄自夸为一绝的厨艺——用便携式卡式炉做的火腿肠煮面,然后大伙把背包统统往车上一丢,宣告纳木措之行正式结束。我坐在副驾的位置,在颠簸中透过观后镜,望向扎西半岛,看着纳木措渐渐远去,把帽沿往下捺了一些,不知下一次来这里会是什么时候。途经的羊八井不过是一处被人为改造过的温泉。就不做太多的介绍了。

达娃师傅把车停在吉日门口,我下车取寄存的包,小四则到亚宾馆订房间,我跑到二楼才晓得拉萨这里到下午三点才开始上班,一看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,这可不能浪费阿,把鞋子一脱,往201室门口的长椅上一靠满足地晒起了拉萨的太阳。晚上说好和杨男以及小黄他们聚餐,就选在吉日对面的一家川菜馆,菜的口味虽然比在内地差上很多,但在这条街上也算口味较好的了(这是品尝了n家后得到公认的),小杨还要了两瓶拉萨啤酒,大家边吃菜便回顾自己来西藏或长或短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,有趣的尴尬的难忘的,在饭桌上都毫不吝啬地拿了出来与大家共享,这想必也是旅游中的一大快事吧。

小黄已经把明天回广州的机票买好了,杨男准备明天一大早去直贡梯寺看天葬,后天离开拉萨,而小四和我明天则打算休养生息,继续停留在拉萨市,后天乘班车前往山南地区的桑耶寺以及青朴修行山。大家互换了联系方式,依依道别,分道扬镳。好心的小黄还把他在西宁时买的没用上的氧气袋给了小四,不过后来这个氧气袋她也没用得上,就继续流传后人了。

今夜月明星稀,周围很静,无心交谈,两条细长的影子孤独地随我们远去。看不清地平线的位置,远方似乎没有尽头,有些空寂的寒意,看不见纷扰的足迹,来时的路突然间陌生起来,旅程仍在继续,我怎么竟然有了离情别绪。

(未完待续...)